GoldWheel

大佛頂首楞嚴經淺釋


(接上期)






阿難見佛,頂禮悲泣,恨無始來,一向多聞,未全道力。殷勤啟請,十方如來得成菩提,妙奢摩他、三摩、禪那,最初方便。


文殊師利菩薩用〈楞嚴咒〉把阿難救回來了,經過一段路途的時間,大約有惠風徐來,有這種清風拂面,把阿難這個夢也給吹醒了。阿難見佛,頂禮悲泣:「頂禮」,就是叩頭。阿難回來見著佛,叩頭頂禮之後,你說怎麼樣啊?就哭起來了。

阿難尊者平時哭沒哭,經上沒講,不過這個時候哭了。「悲泣」,就悲從中來,悲到極點,而泣不成聲,就哭起來了。為什麼哭起來呢?他就恨怨自己。最好的,就是這一個「恨」字!這就是他覺悟的一個表現;他若不恨,回到佛住的地方,還不坦白,還像沒有事似的裝模作樣,這就是假面具了。阿難尊者最好的還是這一點,他回來就向佛叩頭,不做假面具。

恨無始來:「無始」,就是在多生多劫以前,不是一生一世,而是生生世世。「始」,是開始,就是個「頭」;無始,就是沒有頭。這個地方沒有頭,你說在什麼地方?就是在最初做人的那個時候。那個時候你說是什麼時候?誰也說不出來,所以叫「無始」。他就恨無始來怎麼樣啊?一向多聞,未全道力:生生世世就注重多聞,而忽略了定力。因為注重多聞,所以他就記憶力非常好,博聞強記。因為他忽視定力,所以定力就很薄弱的。「道力」,就是定力;「未全道力」,就是定力非常幼稚。那麼現在幸虧釋迦牟尼佛把他救回來了,所以他就五體投地,身心恭敬。

殷勤啟請:「殷勤」,就是不懶惰。就是叩了一次頭,又一次,也就是拜釋迦牟尼佛拜很多次,這就是殷勤,一點也不懶惰了。「啟請」,啟,就是啟白;向釋迦牟尼佛請求。請求什麼呢?十方如來得成菩提:你看這段經文,不要解錯了!這是啟請釋迦牟尼佛說「十方如來得成菩提」的道理,不是說「啟請十方如來」。所以這段文要把它分析清楚了!你如果說阿難尊者啟請十方諸佛,那麼要釋迦牟尼佛在那兒做什麼的?他是釋迦牟尼佛的弟子,為什麼他要捨近求遠,去求十方如來呢?沒有這個道理的!這就是他請求釋迦牟尼佛,說一說十方如來成佛的這種道理。

什麼道理呢?他也不知道用什麼功才能成佛,所以就把平時所聽到的三種定的名稱提出來。這三種名稱就是妙奢摩他、三摩、禪那:這三種,本來平時釋迦牟尼佛只講「奢摩他、三摩、禪那」,沒有一個「妙」字。現在他都加上一個「妙」字,來請問十方如來成佛的這種妙定。釋迦牟尼佛一聽他這樣講,就知道他是一個外行了!怎麼叫「外行」?就是不懂,他不懂成佛這個定。成佛是什麼定呢?本經這個「楞嚴定」,就是成佛的定。佛知道他不懂得這楞嚴法門,所以在後面才有種種的諍論。

最初方便:就是開始的那個方便法門,那個容易修、容易行的法門。所以阿難尊者一回來,就向釋迦牟尼佛這樣啟請。這是他知道改悔,知道錯誤了,知道恨無始來,一向多聞,未全道力。所以後邊他能得證果,就因為他有這個「恨」字。這「恨」,就是「改悔」的意思,知道以前錯了,求佛指示他新的路線。

有的人生出一種偏見,什麼偏見呢?他說:「哦,阿難尊者一向多聞,就將要墮落;這學多聞是沒有用了,我就專門去修定,不學多聞了!」這也叫做「偏見」!偏見,就是不合乎中道。中道,就要不偏不倚;也不向左,也不向右;也不向前,也不向後。阿難尊者一向就注重多聞、忽略定力,所以他這叫「偏見」;可是你要是專注重定力,而忽略多聞,那也是不會生智慧的。所以你又要學解,又要學行,這叫「行解相應」。

最初你們到這佛教講堂來,我不是說過?我們在此地研究經典一段時間就開始打坐,把萬緣放下,不要想東,也不要想西;不要想南,也不要想北,就一心一意放在學佛法上,不要把這最寶貴的光陰空過去了,所以不要說雜話,不要做沒有益處的事情。要怎麼樣呢?「不以規矩,不成方圓」。我今天聽到有好幾個人,在敲了三槌木魚之後還講話。禪堂的規矩,打過三槌木魚之後,這叫「止靜」,就任何人也不可以講話的。再一講話呢,那韋陀菩薩就會拿寶杵來打你的。

說:「那現在韋陀菩薩沒有打我呢!」他還沒發脾氣呢!你等韋陀菩薩發脾氣,那就不得了了!所以我們切記要遵守這個規矩。要有規矩,才能有相當的成就,所以不要太隨便了。本來人都很守規矩的,不過我恐怕人忘了,再把它重複提一提。

所以我們現在修這《楞嚴經》,就是一心一意,專一其心來學經,專一其心來坐禪。這個樣子,我保證你一定會相應,一定會有所成就的。不開大悟,一定也開一個小悟,絕對不會耽誤你的功的──不會有「錯誤」那個「誤」。前幾天我不是講「物欲」?白文天以為是「錯誤」的「誤」;現在我講「開悟」的「悟」,不是「錯誤、耽誤」那個「誤」。

在這個期間,只要你誠心誠意地來連學帶實行,這一定會有好處的,我不騙你的!如果你不守規矩,那可就是「老韃子看戲,白搭功」。中國內地叫蒙古人「老韃子」,他看中國的戲,不知道講的是什麼,這叫「白搭功」。那麼我們在「楞嚴法會」這段期間,每一個人都不要白搭功。你千里迢迢為法而來,這不是為旁的,是為了要學佛法,所以我特別歡喜,我就是辛苦到什麼樣子,都不怕的。在這個法會,我也一定要研究經典、看經典,盡我所能和盤托出,為你們講;希望你們每一個人都得到佛法的好處,這是我的希望。

不過我這樣講,聽不聽還是在你!你實在不聽,我也沒有法子。因為我不是你,你也不是我;也可以說「你就是我,我就是你」。怎麼說呢?我們現在大家呼吸氣互相都通著的,沒有什麼分別,大家都是一體的,一個的。所以你也不要障礙我,我也不要障礙你,大家共同來研究佛法,共同都開悟,有一個不開悟,這也是我沒盡到責任。這個法會很重要的,大家要專心來研究佛法、研究經典,不管它深淺,懂我也要研究,不懂我更要研究。我懂一點,就是比不懂好得多;我就算懂一個字──現在這位法師講經,這個字以前我不知道怎麼講,現在我知道了,那已經就夠了。你懂得一個字已經是得到好處了,更不要說不止一個字!這個價值太高了,沒有法子可說的。



(下期待續)



GoldWhee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