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oldWheel

六祖法寶壇經淺釋


(接上期)






我今說法。猶如時雨。普潤大地。汝等佛性譬諸種子。遇玆霑洽悉得發生。承吾旨者決獲菩提。依吾行者定證妙果。
聽吾偈曰。



心地含諸種 普雨悉皆萌
頓悟華情已 菩提果自成



師說偈已曰。其法無二。其心亦然。其道清淨亦無諸相。汝等慎勿觀靜及空其心。此心本淨無可取捨。各自努力。隨緣好去。爾時徒眾作禮而退。


我今說法,就像及時雨一樣普潤大地——當農作物需要雨時,雨就來了。若不需要雨,而多下雨,農作物就會被水淹。若需要雨而沒有雨,農作物就會枯槁而死。所以六祖大師說法,也就像及時之雨似的,普遍滋潤大地。

你們各位本有佛性,就譬如這些種子遇到及時雨就有長養滋潤、成熟菩提果的希望。你們明白我所說宗旨的人,一定會得到菩提。你若依我所說的法去修行,一定得到菩提妙果。你們聽聽我所說的偈頌,要注意呀!我已對你們說這麼多法,你們聽得都散漫無章,故我用偈頌再表達清楚。各位都要自淨其心,用心聽我這首偈頌:

心地即自性,它含藏一切的種子。現遇及時雨,普遍滋潤一切的種子,故都生出菩提芽。有情眾生頓悟,及時明白,結果就要開花,開花就要結果。花開後,菩提妙果自然成就。

你看!「菩提果自成」。達摩祖師說:「結果自然成」,這都是說你們現在這一班「果」。說到我們這個果,能普遍到整個世界去,結果自然成,自然到世界每一角落去,每一地方都會結你們這種菩提果。現在六祖大師,恐怕大家還沒有明白,所以就說明顯一點,說菩提果自成。各人要自己成就自己的果,我不能幫忙你們,若不自己成,就是自暴自棄。你看!就這麼巧,你們的法名剛巧是排「果」字,我們的宗派也是說到「果」字上,說得很妙——思修常安果,親傳無為教。你們將來要親傳這個無為教。

六祖大師說完前邊這首偈頌後,對大家說:「我所說頓教法門沒有兩個,只是一個,就是這頓教,心也要變成一個。所修的道本來清淨,且沒有一切的相。雖說無有諸相,但你們也不要誤會,就只觀這個靜。你若只觀靜,這也是執著,同時也不要枯守頑空,為什麼呢?因一切眾生的心本來是清淨,沒有染污,沒有可取亦無可捨,你們各位要努力向前,不要懶惰,隨你們各人的因緣到各處去,建立道場,好好地去修行用功。」這時六祖大師座下徒眾有幾千人,都叩頭頂禮退到一邊去。


大師七月八日忽謂門人曰。吾欲歸新州。汝等速理舟楫。大眾哀留甚堅。
師曰。諸佛出現猶示涅槃。有來必去。理亦常然。吾此形骸歸必有所。
眾曰。師從此去早晚可回。
師曰。葉落歸根。來時無口。
又問曰。正法眼藏傳付何人。
師曰。有道者得。無心者通。


六祖大師在這一年七月八日,忽對大眾說:「我想回新州去了,你們大家趕快準備一隻船及擺船的櫓。」此時在六祖座下這麼多徒眾,有的又哭起來。前邊已哭了一次,這回六祖要走,他們又哭起來,不讓六祖大師走。

六祖大師說:「十方三世一切諸佛出現於世,尚且示現涅槃相,有來必有去,有生必有滅,這是很平常的道理。我這個身體,歸回去一定有好去處。」

大眾說:「祖師您從此去,我們想您還不會圓寂,不會入涅槃,早晚還是會回來的。」

六祖大師說:「我就像那葉落似的,要歸回到樹根,來時無口。」我想這口也許是錯字,應是來時無日,意謂我來時沒有那一天。

「來時無口」,有另一講法,是我來時沒有說法,去時也沒有說法,法相本是不增不減。我雖說法這麼多年,實未說一法,故說來時無口。法無定法,只要合理怎樣講都可以,但不要講到錯誤的地方,將人都引到地獄去。就算無有定法,也不可以說這種法。

一般的弟子囉囉嗦嗦,總捨不得六祖大師走,所以這個問這個,那個就問那個,我相信當時六祖大師覺得這些人真麻煩,想:「我還是趕快走。」又問:「正法眼藏即衣缽,傳給誰了?」當時這麼多人,都不知六祖大師將法傳給誰。這些問的人,大概都想得到正法眼藏,都有這種貪心,不然他們問這做什麼?就像「既在江邊站,就有望海心」。在江邊站就想望望海,若不望海那麼站在江邊做什麼?可見當時的人對衣缽都非常重視。可惜六祖大師,也不會做買賣;當時若會做生意,恐怕就是六十五兩銀子,也很多人買的。

六祖大師說:「傳給誰?誰有道我就傳給誰,誰沒有攀緣心他就明白我的法。證得一相三昧、一行三昧的人得到我的法。」什麼是六祖大師所得的法呢?就是這些偈頌裡的道理。你能依照這些道理去修行,就得到他的法。



(下期待續)



GoldWhee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