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oldWheel

大佛頂首楞嚴經淺釋


(接上期)





光中出生千葉寶蓮:由這個光中,又出生什麼呢?有一千個葉的一朵寶蓮花。有佛化身:在這個百寶光明中,又生出千葉寶蓮;在這朵千葉寶蓮上邊,就有釋迦牟尼佛的一個化身,結跏趺坐:什麼叫跏趺坐呢?就是把兩條腿扳到上邊來,結到一起;這種跏趺坐的功德,是很大的。宣說神咒:宣說這個祕密的神咒,就是宣說〈楞嚴神咒〉。

我們要注意這一點:這個〈楞嚴神咒〉,不是釋迦牟尼佛肉身──報身說的這個咒,而是由化身佛說的。只有〈楞嚴咒〉是化佛所宣說的,所以這是咒中的妙咒,咒中的靈文。不像一般的咒,是佛或者某一位菩薩的報身宣說出來的。這就表示這是密因中的密因,咒王媕Y的咒王,所以這〈楞嚴咒〉是特別重要的!這化佛為什麼要說這個咒?就因為要破黃髮外道的先梵天咒。黃髮外道,也就當時是一種放蠱的外道,他有一種邪術,能把人的魂魄都攝去,令人就不由自主地就跟著他為所欲為了。因為這樣,所以佛說〈楞嚴神咒〉。
我們由這個,就應該知道〈楞嚴神咒〉的重要性。這個神咒,是破魔羅網的神咒,是破魔一切咒術的神咒。只要你誠心誦持,那感應是不可思議的。我遇著一個人,他一天不管怎麼樣忙,也要誦七遍〈楞嚴咒〉,所以他一生常有特別大的感應,那感應說不完那麼多。

我們學佛的人,應該人人專持〈楞嚴咒〉。這一部《楞嚴經》,就是為〈楞嚴咒〉說的;若沒有〈楞嚴咒〉,也就沒有《楞嚴經》。所以這些天魔外道、邪知邪見的人,就譭謗《楞嚴經》,說《楞嚴經》是假的。為什麼他要這麼說?他們若不這樣說,他們就都要倒下去了,都站不住了。他們這樣說,令人生一種狐疑不信,所以他們就可以為所欲為了。因為沒有人信〈楞嚴咒〉和《楞嚴經》,那麼他們就願意怎麼樣就怎麼樣,也沒有人管他們。就是這個道理!

所以這一些邪知邪見的學者、邪知邪見的出家人、邪知邪見的居士,都造這種謠言,著書立說,說是怎麼樣《楞嚴經》沒有入藏,又如何如何;就這麼樣來破壞這部《楞嚴經》。其實他不是破壞《楞嚴經》,主要就是要破壞〈楞嚴咒〉。他們這種流言蜚語,人人都相信了,就沒有人相信《楞嚴經》和〈楞嚴咒〉,所以佛法就沒了,就到末法時代了!

我們學佛的人,若能把〈楞嚴咒〉學會了,那這一生做人,就沒有白做。如果學不會〈楞嚴咒〉,那就「如入寶山,空手而回」──就好像我們到七寶的山媕Y,那兒金、銀、琉璃、玻璃、硨磲、赤珠、瑪瑙這七寶,什麼都有的。可是我們到這寶山媕Y,想拿金子,又想拿寶珠;想拿寶珠,又想拿銀子;也不知道拿什麼好,結果空著兩隻手回去。

所以我希望每一個人,最低限度,要把〈楞嚴咒〉學得能背得出,能念得出,這就是你們這一趟從西雅圖沒白來。你不要說用了幾十天的功夫,就幾十年,都非常有價值的。所以這一次這個好機會,是最難得的,這是難遭難遇的無上甚深微妙法──沒有再比這高的了,沒有再比這深的了,這是最微妙的法。什麼法呢?〈楞嚴咒〉!

你看當初阿難尊者證了初果,都要用〈楞嚴咒〉去救他去;我們現在這一切凡夫,如果不仗著〈楞嚴咒〉,怎麼能了生死呢?所以你們每一個人都發心,聽我的話,先把〈楞嚴咒〉學得能背得出,這是最好的,我最希望的。

現在給你們講一講「結跏趺坐」的公案,在以前,有一個趕經懺的和尚。怎麼叫「趕經懺」呢?就是超度亡魂的,有死人,就請他去給念經。在出家人媕Y的術語,這叫「噹噹辟」。這趕經懺,就專門的,有誰死人了,就請他去給念經;念經,就給多少多少錢。好像現在在香港,你請和尚來念一天經,都要一百塊錢;一百塊錢一天,但是你還請不到和尚呢!現在香港念經的和尚,那快得不得了,因為人死得也多,很多人都要請和尚給念經。不像美國這兒,請一個牧師去給做彌撒就得了。香港那兒要請和尚,有的請七個的,有的請五個的,有的請十個的,也有的請四、五十個都有。若錢多的,就請幾十個和尚到家堨h念經,超度亡魂。

這個趕經懺的人,就是做這種事情。有一天他念完經,要回到寺院堨h,走過一戶人家,就有狗吠他。媄鉿釣滮珧,這個男人就趴著窗望,這狗吠什麼人哪?太太就問:「誰啊?誰啊?」丈夫說:「誰?就是那個趕經懺的鬼嘛!」他自己在外邊也聽見了,人家叫他「趕經懺的鬼」。他心奡N想:「怎麼叫我趕經懺鬼呢?他不叫我趕經懺佛,也不叫我趕經懺的神仙;叫我趕經懺的鬼!」於是走了。往廟堥哄A偏偏天上又下雨,他就到一座橋底下,坐在橋底下避雨。他想:「喔,我打一打坐吧!」於是,他就結起雙跏趺坐了。

這麼一坐的期間,就來兩個鬼。這兩個鬼說:「啊,這個地方有個金塔,我們快叩頭吧!金塔媄鉿釵簹漯晪Q,我們若給佛的舍利叩頭,我們的罪孽很快就沒有了!」於是兩個鬼就叩頭拜。拜了一陣子,這位「趕經懺鬼」腿痛了,就把雙跏趺坐放開了,結單跏趺坐──左腿在上邊,右腿在下邊,這叫「單跏趺坐」。他一結單跏趺坐,這兩個鬼一看,說:「啊,怎麼這金塔變成銀塔了呢?」一個鬼說:「你管它變不變哪!我們銀塔也一樣拜,我們還是拜啦!」兩個鬼就拜。又叩頭大約半個鐘頭、一個鐘頭,或二十分鐘──那時候也沒有鐘,沒有地方查去,這是一個公案。那麼他腿又痛了,就把兩條腿都伸開了,像我們普通懈懈怠怠的,就這麼往後一靠,這麼伸一下,想要放腿了。這兩個鬼叩頭起身一看,說:「怎麼變成泥巴了呢?趕快打!」就要打他。

這兩個鬼一要打他,他生了恐懼心,又趕快結起雙跏趺坐。這兩個鬼說:「啊,這真是有佛的舍利啊!它一陣間就變金塔,一陣間又變銀塔,一陣間又變泥巴。我們不要停止,趕快叩頭!」一叩叩到天光(天亮)。這位趕經懺鬼一想:「哦,我結雙跏趺坐就是金塔,結單跏趺坐就是銀塔;我不坐了,就變成泥巴了。這都還是要修行哦!」從此之後,不趕經懺了,就埋頭苦幹,專門用功苦修;一修,就修成功,開悟了。所以一般人給他送個別號,叫「鬼逼禪師」──這鬼把他逼迫得修行了。如果沒有鬼想要打他,他還或者又拖拖拉拉地拖延時光,不願意修行。那麼這鬼幫助他,令他開悟了,所以叫「鬼逼禪師」。



(下期待續)



GoldWhee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