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oldWheel

六祖法寶壇經淺釋


(接上期)






師言。此三十六對法。若解用即道。貫一切經法。出入即離兩邊。


六祖大師說,此三十六對法,假如你能明白它的用,就能將一切經典佛法貫串起來,一切經典佛法都是從這道理生出來的。這樣則出入不會落到兩邊,這就是中道了義。


自性動用。共人言語。外於相離相。內於空離空。若全著相。即長邪見。若全執空。即長無明。執空之人有謗經。直言不用文字。既云不用文字。人亦不合語言。只此語言。便是文字之相。又云。直道不立文字。即此不立兩字。亦是文字。見人所說便即謗他言著文字。汝等須知。自迷猶可。又謗佛經。不要謗經。罪障無數。


當自性生出用,和人談話時,外邊要於相而離相,對內則要於空而離空。假如你內外都著相的話,就會生出邪知邪見。假設你不執著有,卻執著空,就會增長無明。執著空的人就如此說:「什麼都不要,不需要學經典,因一切都是空的,不用文字啦!文字是著相的。」既然說不用文字,那人也不應該講話,因語言就是文字的相,文字就是語言。又說:「直心是道場,不要立文字。」要知不立文字此「不立」這兩個字,還是文字,還沒有離開文字啊!若見人就毀謗人,說人著住到文字上了,

你們十人應該知道,自己迷了還不算,因自己迷了,那是自己的事。但若毀謗佛經說無功德,則所造的罪業是無有窮盡!


若著相於外。而作法求真。或廣立道場。說有無之過患。如是之人。累劫不可見性。但聽依法修行。又莫百物不思。而於道性窒礙。若聽說不修。令人反生邪念。但依法修行。無住相法施。汝等若悟。依此說依此用。依此行依此作。即不失本宗。


你若儘著相於外,用妄心來作法求真,做種種著相的事,以求真理,或廣建立道場,或說有或說無之過患,像這種人,累劫亦不能明心見性。你只要聽我所說的法,依法修行即可。但又不可百物不思,因這又變成頑空,對修道的自性上會產生罣礙。

你若只聽而不依法實實在在修行,會令人反生邪念。你要依我所說的法去修行,而不著相。你若明白我所說的道理,而依照我所說的道理去講經說法,依照我所說的道理而生出變化的用來,依照我所說的道理去修行,依照我所說的道理去躬行實踐,那就不失去本宗頓教的宗旨。


若有人問汝義。問有將無對。問無將有對。問凡以聖對。問聖以凡對。二道相因生中道義。
如一問一對。餘問一依此作。即不失理也。設有人問。何名為闇。答云。明是因。闇是緣。明沒則闇。以明顯闇。以闇顯明。來去相因成中道義。餘問悉皆如此。汝等於後傳法。依此轉相教授。勿失宗旨。


若有人問你法義時,他問你「有」的道理,你就用「無」的道理來對。他問「凡夫」的道理,你就用「聖人」的道理來對。他問「聖人」的道理,你就用「凡夫」的道理來對。這是兩種的道理,相因相循,從中就生出中道的義理。

如一問一對,其餘的都依此作,這就不失頓教的宗旨。假設有人問你說:「什麼叫暗呢?」你就應該如此回答:「明是因,暗是果的緣。當明沒有,就是暗。以光明來顯出黑暗,以黑暗才能顯出光明。來和去是相因相循,而成就中道了義。」其他的問題,也都根據這個道理答覆。將來你們傳法,都依照這個道理轉大法輪,互相教授不要失去真正的宗旨。


師於太極元年壬子。延和七月命門人往新州國恩寺建塔。仍令促工。次年夏末落成。七月一日集徒眾曰。吾至八月欲離世間。汝等有疑早須相問。為汝破疑。令汝迷盡。吾若去後無人教汝。法海等聞。悉皆涕泣。惟有神會神情不動。亦無涕泣。


六祖大師在唐睿宗元年年號正極,在延和七月時(因在五月間將其年號改為延和,在七月的時候,睿宗把他的帝位,傳給兒子玄宗,等到八月又改為先天元年,在一年期間換了三次年號),吩咐門下弟子到新州國恩寺。新州即六祖大師的家鄉,國恩寺即他以前的住宅。到此地預備造一座塔,在他死了之後,把身體放到塔堙C且催促工程早日完成。到第二年夏終七月時落成。

在七月一日鳴鐘擊鼓,召集所有徒弟至法堂來就說:「你們大家注意!在今年八月我就要離開這個世間了,你們若還有什麼疑問,趁早來問我,我為你們破除疑惑,使你們心中疑惑除盡。若我往生圓寂後,就沒有人教誨你們,你們知道嗎?所以有問題要趕快問。」

第一個弟子又是法海,說我法海等,率領所有弟子,聽此番話後,都放聲哭起來,眼淚也流出來,鼻涕也流出來;就像小孩子沒有媽了,把媽失去的樣子,沒有奶吃的樣子,就都呱呱哭起來,都變了小孩子。有的偷著哭,有的不怕羞就哇哇地哭起來,大概也有裝著哭的。他看到旁人哭,他不哭不好意思。裡頭有真亦有假,就像作戲一樣。
唯有最小的小孩子神會他不哭,為何他不哭呢?大概他不懂事,媽沒有了,他也不管,或沒有知覺吧!不是的,神會年紀雖小,定力可不小,他明白一切境界來了,都要無動於衷,如此才真學到不動心。孟子四十歲才學到不動心。如何才叫「不動心」?就是有人說你好,也不歡喜,有人說你壞,也不生氣。有人說你用功辦道,也不歡喜。有人說你最懶惰,你也不起煩惱。可是,若你真懶惰而有人說你,你不動心,說我這是定力啊!我無動於衷。那又錯了。好像神會這小孩子,神情不動,沒有歡喜也沒有哭。



(下期待續)



GoldWhee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