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oldWheel

剋期取證打禪七


(接上期)



宣公上人 一九七九年八月二十日開示於萬佛聖城



要腳踏實地用功參禪,得到真本領那才算!





學佛法的人,明知「慈悲喜捨」四無量心,是行菩薩道的基本法,可是不去行。那麼,明白道理又有什麼用處?天天學「六度」法,等到境界來了,布施也不布施,持戒也不持戒,忍辱也不忍辱,精進也不精進,禪定也不禪定,智慧也不智慧,你說有什麼用?

(一)布施:是用財法布施於人,可是境界來了,就不布施了,相反叫人布施給自己,越多越好。我不布施於你,你要布施於我,要佔便宜,不想吃虧,這種人比比皆是。

(二)持戒:天下人皆知持戒為持戒,可是境界來了,不但不能持戒,反而毀戒。守戒就是不動心;無論什麼境界來了,無動於衷,就是「泰山崩前心不驚,美色當前心不動」,有這種的定力,就能轉境界,不管善惡順逆的境界,皆處之泰然,不生分別心,自然風平浪靜。

(三)忍辱:忍受一切不如意的事,這就是考驗。經得起考驗,便能過關;經不起考驗,就過不了關。人人皆知忍辱能到彼岸,可是境界來了,就忍不住,無明火高三千丈,將多年來所積聚的功德,燒得一乾二淨。

(四)精進:打禪七就是精進。人人想精進,到了精進的時候,就不精進。躲懶偷安向後退,跑到一邊去泡茶,或者故意到廁所方便,或者故意到廚房飲茶,這都是藉口混時間。在沒有打禪七之前,說得很好聽,我一定要好好打這個禪七。等到禪七開始,就不聽話了,把以前自己所立之誓言,都推翻了,為什麼?明知故犯。知道參禪是好,可是還要懶惰,你說有這種矛盾的心理怎麼辦?禪堂的規矩,不守規矩,打香板,打!打!打到開悟為止。

(五)禪定:現在參禪,正是用功的好時光。為什麼要打禪七?就是教你精神集中,心無妄想,令智慧現前,所謂「智慧解脫」,也就是剋期取證的法門。

(六)智慧:也能到彼岸,也能了生死。可是剛剛要開智慧,他就懈怠了,而錯過開悟的機會,所以參禪要分秒必爭,不知在哪一分鐘就開悟。有人打妄想,我不要智慧,我的愚癡很好啊!不明白一切事理,就算了嘛!這是掩耳盜鈴,自己騙自己,到了死的時候,才覺悟白來世間一趟,悔之晚矣!

佛教在這個國家(美國)正是開始的時候,需要有真真實實的修行人,要躬行實踐。要專一其心地修行,要改過自新地修行,要破除習氣地修行,為旁人的榜樣,這樣佛教的前途就光明。如果一開始,就沒有真正修行人作為模範,沒有發大菩提心者,那麼,佛教在西方也不會興盛起來。所以佛教興衰的責任,要你們青年人負起這個重擔。

現在三步一拜果真(恆實)和果廷(恆朝)這樣誠心地修行,給佛教作為開路的先鋒。他們在路上三步一拜,不是為自己求福報,而是為世界求和平。兩年多以來,忍飢忍渴,忍寒忍熱,忍風忍雨,這樣地苦修,非一般人所能做到的。他們能忍人所不能忍的,能讓人所不能讓的,能吃人所不能吃的,能穿人所不能穿的,不管颳風下雨,照拜不誤,不管寒暑飢渴,不休息不懈怠,每天照常做早晚課,一時一刻也不躲懶偷安。他們這樣地發奮,就想將佛教推行到全世界去,令它發揚光大。這兩位行者,如此辛苦,不是圖名,不是貪利,而是以發展佛教為己任。這種精神可嘉可勉!

你們應該向三步一拜二行者看齊,作為借鏡。照照自己,反省一下,對佛教有什麼貢獻?我所行所作是為自己還是為佛教?如果為自己,就應該生大慚愧心,立刻糾正這種不當的行為;若是為佛教,更要努力,再接再厲,推行佛教,維護佛教,要認真發菩提心,無企圖行菩薩道,一切為人得安樂作前提,不為自己利益作打算,這才是菩薩的精神。

你們在禪堂堙A跑跑坐坐、坐坐跑跑,覺得很辛苦,若和三步一拜他們的辛苦來比較,那是自在多了。關於這一點,要深深地體會,不要當面錯過,交臂失之。這兩位行者,若是不發菩提心,不行菩薩道,根本就不能堅持拜到底。

你們在禪堂堙A不要打妄想,身在禪堂中,心到世界去觀光,這樣胡思亂想,會影響修道之心。切記!不要把光陰空過,要把握時機,迎接開悟來臨!這樣的準備,才能對得起自己;否則,一切空談。



(全文完)



GoldWheel